第五十七章 排名争夺战 - 大帝重生

第五十七章 排名争夺战

周围的众人看着有些人的排名则有些升上去了而有些人却是降低了,忽然众人之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那里面飞出一位身穿白色锦缎的年轻人大声说道:刚才我在下面观望看到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来了,既然这样那我毕文在此斗胆请求于任何人比试,只不过在这比试之前我想跟那凤榜排行第一的凰月比试一下,怎么样如何说着朝那天空中左边的一位身材苗条长的甚是妖娆的年轻女子说道:凰月姑娘,我仰慕你已经很久了不知道凰月姑娘是否肯赏脸于我比试一番啊?那被称为凰月的女子皱了皱眉厌恶的看了看毕文一眼冷淡的说道:既然你要找死那可就别怪我了。毕文反而一点也不生气的说道:能于凰月姑娘比试是在下的荣幸就算输了也没什么的反正我是心甘情愿的。凰月越看他越不顺眼心里满肚子火气直接娇怒道:那我们就开始吧,话刚说完就只见凰月快速的手掐法决大声呼喊道:火舞漫天,只见一只巨大的凤凰火影带着炙热的温度向那毕文扑去,那毕文也不是白痴自然知道这凤凰所带的火焰很是厉害所以也不敢怠慢快速结印道:风雪落叶,场中忽然刮起一阵狂风上面似乎还带着一些雪花那猛烈的风要是把人刮住了估计也会重伤,两道不同属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轰的一声巨响爆发出一朵像蘑菇的形状的烟层看上去甚是壮观,两人也是早早的避开老远否则肯定会被余波的力量所击中,凰月看到自己的攻击竟然没有伤害到对方心里更怒了直接全力出手呐喊道:凤舞九天,只见一个巨大的火凤在天空中盘旋相比刚才那头凤凰那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法比那巨大的身子占据的大半个天空,这可把那毕文吓了一大跳刚才他也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竟然惹怒了这位母老虎,这让他心里很是郁闷,而众人也是被这一情况吓了一大跳大家都知道毕文要开始倒霉了,只能祈祷他不要太悲剧了否则就会被烧成烤猪了。刚才还在嬉皮笑脸的毕文也是满脸凝重知道如果这次攻击没接住估计最少也是重伤严重的话可能就这样挂了,于是掐动着繁琐的口诀念道:流星陨落,话刚说完那散发出的力量像流星一样快速的划了过去,带着陨石撞击的力量像那巨大的火凤撞击在一起,众人知道这一击的力量不可小视所以也是躲的老远的生怕被波及到了,等巨声过后才慢慢显露出人影,那凰月在天空中漂浮着而那毕文在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看上去像是受了重伤,凰月反而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飞到一旁站着还是冷冷的看着比试场,毕文知道自己输了也是乖乖的慢慢的拖着重伤的身躯向外走去。过了一会儿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道雄浑的声音说道:凰月妹妹,好久不见还是这样的脾气啊,要不陪我打一场好解解闷啊!话落音场中就出现了一位身穿金黄色的龙袍看上去像人界的帝王但仔细看起来就不像就一头真正的龙在俯视天下苍生,眉毛稍微有些浓淡眼睛充满神采看上去也是为俊俏的公子,站在那受放在后面笑着说话看着众人。凰月也是没怎么生气毕竟因为她知道他的背景相差不多但那男子背后有些恐怖人物不是她能得罪的于是平淡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了,原来是青龙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傲允了,怎么这么有空来看这龙凤榜排名的争夺战啊,平时你不是不怎么在乎吗怎么这次有兴趣来看了?那被称为傲允的年轻男子朗声笑道:我是看到凰月妹妹也来了所以也想来看看有什么年轻俊杰好找人比试一番啊!凰月: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这么有闲情逸致来看比试了,这一届年轻一代也是天才云集啊,小心把你的第一名抢去了到时候就醜大了。傲允自傲的笑道:凭我的实力岂非那么容易就让别人把我排名抢走,想抢第一名就看谁有那个本事了。凰月摇头笑道:上一届的凤榜第一名神雪琴听说是被一位年轻男子轻易就击败了而且据说还只是一道投影,相比起来你可是比人家不知道差多远。傲允听了也是皱了皱眉说道:我才不相信有哪位年轻人只是用一道投影击败上一届凤榜的第一名,如果真是那样就算如今还没飞升神界那岂不是可以轻而易举就可以击败我们,要知道他们才比我们大上一岁所以才分届次,我可不相信只比我们大一岁实力就这么厉害,说完还哼哼的说道好像他根本就是不信。凰月不以为然的说道:那是你自欺欺人不敢去相信,害怕知道有比你更天才的人,你要知道这天地间有多少恐怖的天才岂是我们能一一比较的。作为真正的天才是不屑于跟弱者比试免得说他欺负人,而你也只是比有些人厉害但不代表你比所有人厉害。傲允不服气的说道:既然有那么厉害的人那就叫他出来一战啊,我倒要看看你所说的天才究竟有多强?凰月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直盯着天宇和谟梅两人不动,因为从她刚开始来就已经注意到了她发现这场上就属他两人最神秘而且还给她带来恐惧的压力,虽说她看不透两人的修为但也知道这两个人绝非普通人,所以刚才想借傲允的手把那天宇激出来。傲允反而更怒生气的说道:那所谓的天才怎么变成缩头乌龟了啊,怎么连我的挑战也不敢接受是不是你们只是浪得虚名啊?天宇也是察觉到凰月的用途就是故意逼自己出来,所以当即也不再隐藏飞了过去和傲允遥遥相对。天宇用平淡的眼神看着傲允并没有说什么话,虽说天宇没说什么但对于傲允来说是对他的藐视这让他心中怒火更甚,于是生气道:你是谁,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不知道这是对我不礼貌的事吗,你不怕我会让你爬着离开武台啊?天宇淡笑道:那也得看你是否有这样的实力再说别空口说大话。傲允火冒三丈的说道: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就这样一场注定单方虐待的比试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