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凌云遇圣女 - 大帝重生

第四十四章 凌云遇圣女

在魔域万里之外的上空正飞行着一位年轻人身穿白衣面冠如玉正在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来魔域是否错了,毕竟这里很是微笑而魔族之人也是跟人类有仇,刚在想着突然听到下面有打斗声急忙降落了下来看见正有一位女子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似乎是被人打晕的。而正在打斗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长的满身邪恶的气息阴鷺的眼神让人一看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而另外一个女子却是身穿粉红色的衣服脱俗而有清新让人感觉就像仙女一样让人不敢亵渎。凌云一直在观察着两人发现女子竟然有通神境的修为而那男子已经是通神巅峰的强者,这看起来明显的结果最后还是那女子会输的!突然那男子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凌云,而那女子接着开口说道:魔刹罗,你别以为停下来我就不跟你打了,要知道你这么多年杀害那么多女子要不是我没遇上我一定会杀了你,而且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恐怕这多罗城的女儿千寻又要被你杀害了所以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你杀掉,你受死吧说完就直接攻了上去,那魔刹罗也是心里火大本来还想放过她可他没想到这女子还是要坚持要跟他打这让他更老火所以也不管凌云对他的危险直接也是迎了上去,就这样打斗了好一会儿女子慢慢的坚持不住了,这时突然那魔刹罗使出更强的力量直接把那女子击飞了出去。忽然凌云身影一晃就不见了一下子出现在那女子身后把她接住了,那女子身体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来笑道:谢谢这位公子,还希望公子能把这恶人灭杀掉因为他做了太多坏事了!凌云笑道: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而且他又是个恶人我自当帮忙把他杀掉!说完脚尖轻轻一点就已经来到了上空冰冷的对着魔刹罗说道:既然你做恶多端就应该知道今天的后果所以你就拿命来赎罪吧。那魔刹罗也知道求饶是没用的所以只能拼命。他想一击决胜负掐动法决引动最强的一招大声喊道:暗黑魔影,只见一个巨大的魔神影子向凌云杀来,而凌云并没有慌乱快速的掐动法决大喊道:弑神决,弑神灭天这股强大的力量比那魔影强大十倍乃至百倍两道极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那魔影也只是僵持了一会就被弑神决击破了,那力量快速的向魔刹罗冲击而来,魔刹罗果断的逃走直接咬破手指在虚空中用鲜血画繁琐难懂的图文,只见那力量刚到魔刹罗身边就消失不见了。凌云这时才反应过来生气的说道:岂有此理竟然用血遁大法逃走了,我怎么忘记这点了说完飞了下来走到女子身边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对不起啊刚才我忘记了血遁大法所以才让他有机可乘希望姑娘莫怪。女子笑道:公子是帮忙感谢还来不及了,怎么会怪公子了再说了可能魔刹罗命运未到老天爷不让他现在死了但我想以后总会有机会把他杀掉的。凌云这时才笑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了?女子笑道:你叫我玉丹就行了,这次我们相见就是有缘我就送样东西给你吧!凌云疑问道:什么东西啊?玉丹笑道:这时一篇影音像被神石烙印下来的里面蕴含着大道真理你能领悟就是你的机缘,现在我就传给你吧用手指一点在凌云头上只见一个巨大的广场上有着许多佛陀,其中有位比较很出众的佛陀对着上座的一位佛陀说道: 尔时,会中有优婆塞,是拘尸那城工巧之子,名曰纯陀,与其同类十五人俱,为令世间得善果故,舍身威仪,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悲泣堕泪,顶礼佛足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及比丘僧,哀受我等最后供养,为度无量诸众生故。世尊,我等从今无主无亲、无救无护、无归无趣、贫穷饥困,欲从如来求将来食,唯愿哀愍受我微供,然后乃入于般涅槃。世尊,譬如刹利,若婆罗门、毗舍、首陀,以贫穷故远至他国,役力农作,得好调牛,良田平正,无诸沙卤、恶草、株杌,唯希天雨。言调牛者,喻身口七;良田平正,喻于智慧;除去沙卤、恶草、株杌,喻除烦恼。世尊,我今身有调牛、良田,除去株杌,唯希如来甘露法雨。贫四姓者,即我身是,贫于无上法之财宝。唯愿哀愍,除断我等贫穷困苦,拯及无量苦恼众生。我今所供虽复微少,冀得充足如来大众。我今无主无亲无归,愿垂矜愍,如罗睺罗。” 尔时,世尊、一切种智、无上调御,告纯陀曰:“善哉!善哉!我今为汝除断贫穷,无上法雨雨汝身田,令生法芽。汝今于我欲求寿命、色、力、安乐、无碍辩才,我当施汝常命、色、力、安、无碍辩。何以故?纯陀,施食有二,果报无差。何等为二?一者、受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二者、受已入于涅槃。我今受汝最后供养,令汝具足檀波罗蜜。” 尔时,纯陀即白佛言:“如佛所说,二施果报无差别者,是义不然。何以故?先受施者,烦恼未尽,未得成就一切种智,亦未能令众生具足檀波罗蜜;后受施者,烦恼已尽,已得成就一切种智,能令众生普得具足檀波罗蜜。先受施者,直是众生;后受施者,是天中天。先受施者,是杂食身、烦恼之身,是后边身,是无常身;后受施者,无烦恼身、金刚之身、法身、常身、无边之身。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先受施者,未能具足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唯得肉眼,未得佛眼乃至慧眼;后受施者,已得具足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具足佛眼乃至慧眼。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世尊,先受施者,受已食啖,入腹消化,得命、得色、得力、得安、得无碍辩;后受施者,不食不消,无五事果。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 尔时,会中有优婆塞,是拘尸那城工巧之子,名曰纯陀,与其同类十五人俱,为令世间得善果故,舍身威仪,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悲泣堕泪,顶礼佛足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及比丘僧,哀受我等最后供养,为度无量诸众生故。世尊,我等从今无主无亲、无救无护、无归无趣、贫穷饥困,欲从如来求将来食,唯愿哀愍受我微供,然后乃入于般涅槃。世尊,譬如刹利,若婆罗门、毗舍、首陀,以贫穷故远至他国,役力农作,得好调牛,良田平正,无诸沙卤、恶草、株杌,唯希天雨。言调牛者,喻身口七;良田平正,喻于智慧;除去沙卤、恶草、株杌,喻除烦恼。世尊,我今身有调牛、良田,除去株杌,唯希如来甘露法雨。贫四姓者,即我身是,贫于无上法之财宝。唯愿哀愍,除断我等贫穷困苦,拯及无量苦恼众生。我今所供虽复微少,冀得充足如来大众。我今无主无亲无归,愿垂矜愍,如罗睺罗。” 尔时,世尊、一切种智、无上调御,告纯陀曰:“善哉!善哉!我今为汝除断贫穷,无上法雨雨汝身田,令生法芽。汝今于我欲求寿命、色、力、安乐、无碍辩才,我当施汝常命、色、力、安、无碍辩。何以故?纯陀,施食有二,果报无差。何等为二?一者、受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二者、受已入于涅槃。我今受汝最后供养,令汝具足檀波罗蜜。” 尔时,纯陀即白佛言:“如佛所说,二施果报无差别者,是义不然。何以故?先受施者,烦恼未尽,未得成就一切种智,亦未能令众生具足檀波罗蜜;后受施者,烦恼已尽,已得成就一切种智,能令众生普得具足檀波罗蜜。先受施者,直是众生;后受施者,是天中天。先受施者,是杂食身、烦恼之身,是后边身,是无常身;后受施者,无烦恼身、金刚之身、法身、常身、无边之身。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先受施者,未能具足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唯得肉眼,未得佛眼乃至慧眼;后受施者,已得具足檀波罗蜜乃至般若波罗蜜,具足佛眼乃至慧眼。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世尊,先受施者,受已食啖,入腹消化,得命、得色、得力、得安、得无碍辩;后受施者,不食不消,无五事果。云何而言二施果报等无差别?” 等凌云消耗完这些信息开口说道:玉丹姑娘那我们就此拜别吧,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还会再见的,说完凌云身影快速的消失了而玉丹带着千寻前往多罗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