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意外遇天麒 - 大帝重生

第四十一章 意外遇天麒

通往琅琊城的官道上行驶着一队马车则有些让人都在后面跟着似乎马车里面的都是重要人物,这时马车里传来一位中年人的声音说道;小马,现在我们已经赶到哪了离赵家海有多远的路程?那正在赶马车的年轻人说道;族长,我们应该大约在三天左右就到达琅琊城了。马车里德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开口说道;父亲,我想既然龙公子答应我们就一定会帮我们的,而且他还得到我们寒家的先祖赐给他的机缘我想他不会不帮我们的所以我们还是不用担心。寒月也是笑道;恩,说的也对时我太心急了吧。说完之后众人也开始赶路了。而在他们后面不远正走着一位年轻人身穿着浅蓝色的道袍,正自言自语的说道;问前说由者具方便果。于中已说具方便。云何果。答果者佛辟支佛声闻。佛辟支佛声闻者。此三是果。问为谁果。答戒上止智。问今说由。由者是道。云何果亦是道耶。答此果说是有余。前说无余。无余般涅槃故。是故无咎。佛者离一切障碍。得十力逮四无畏。获一切佛法。诸佛戒定慧等无差降。辟支佛者为自觉不为他。而自觉故说辟支佛。声闻者由他说。复次解脱具有二种。一者悲。二者厌。若从悲具得道者是佛。厌具有二种。一者由自得。二由他得。若自得者是辟支佛。若由他得是声闻。复次若普知尽具功德。离诸恶者是佛。辟支佛者虽离诸恶。余事不如。声闻者缘他离诸恶。问云何知诸佛无差降。声闻亦为不。答声闻者。离欲未离欲。阿罗汉声闻有差降。分别相故。信首五根有软中上依。是诸声闻有差降一切诸地。问云何离欲。答无欲者。信解脱见到身证。以信为首度故曰信解脱。以慧为首度故曰见到。二俱是身证。是无量种。今当现示。信解脱者。上流行无行般涅槃。上流般涅槃。行般涅槃。无行般涅槃。此三是信解脱。上流者爱彼将至上。复次流者道。彼于欲界将至上故曰上流。行般涅槃者。行谓之有为。多方便及道缘行至无为。故曰行般涅槃。无行般涅槃者。无行谓之无为。少方便及道。缘无为至无为。故曰无行般涅槃。是谓三种信解脱。问云何见到。答见到者。中生般涅槃。亦上流见到。亦三种。中般涅槃。生般涅槃。上流般涅槃。中般涅槃者。此命终未生余得道。中般涅槃如小火迸未堕已灭。此义亦尔。生般涅槃者。如火迸堕地即灭。如是始生次第得道般涅槃。上流如前说。此无*亦如是。此三是见到。问云何身证。答身证者。行无行生般涅槃。此前已说。问非为。重说耶。答不。界异故离欲。界及离*故。是二种尽除中阴。非有无*中阴。复次前说无解脱。身证者有解脱。解脱后当说。问是离欲云何未离欲。答未离欲者第八须陀洹薄地。第八须陀洹薄地。此三是未离欲。问云何第八若数者应第一不第八。初向后至阿罗汉云何此是阿罗汉耶。答不当观。如人有八。儿彼非以长为第。八以幼为第。八如是世尊功德子有八。彼阿罗汉为长。诸漏已尽故。谓初向为幼。是以说第八。问是云何。答第八者信慧俱。此族姓凡人时。有如是具信及慧。彼或信胜慧随。或慧胜信随。或等是生法智。已从信行为钝根。从法行为中根。俱行为利根。此三是第八。已见谛若信为胜。是极七慧胜者中。俱胜者家家。此是见地。若升修地者在薄地。信胜者一往来。慧胜者中。俱胜者一种。若离欲界欲。信胜者信解脱。慧胜者见到。俱胜者离色得身证。若一切漏尽。信胜者慧解脱。慧胜者俱解脱。具得解脱。俱胜者亦俱解脱。复次信胜者钝根。慧胜者中根。俱胜者利根。如是次至上。问已广说第八。渐渐生功德林。而不知此何谓。当为显示。答须陀洹者。极七家家中。须陀洹者。是三种。住初果求第二须陀洹者是道。升是道故谓洹。身见戒盗疑断恶趣尽。钝根极七受天人中乐。要般涅槃。家家者亦住初果。三结尽。思惟所断少尽。是于此中生。从家至家而般涅槃。中者此二中非一向从家至家般涅槃。亦不一向极七天人生般涅槃。而于中间般涅槃。问是须陀洹。云何薄地。答薄地者。一来一种中。欲界结薄住。故曰薄地。此三一来一种中。一来者此终生天上。一来而般涅槃。一种者。受一有而般涅槃。增益功德故。中者此二俱。是三谓未离欲。问云何阿罗汉。答阿罗汉者利钝中根。阿罗汉者是说供养名。堪受供养故曰阿罗汉。问谁堪受。答为一切众生。故说阿罗汉。是阿罗汉三种。利根钝根中根。问云何利根。答利根者。住法升进不动法住法。升进法不动法。当知是利根。住法者。离方便除烦恼故。故曰住法。升进者。除诸烦恼。求上胜能得。故说升进。胜者达通辩。不动法者。已得胜果。一切谈论不动辩才。是谓利根。问云何钝根。答钝根者。退念护法。退法念法护法。此三是钝根。退法者。或差降退非圣谛故曰退法。或复于修地退。修者修习。说以不修习是名退。如学经已不数习忘。如是不修习修地退。是病业诵和诤远行观故退。以是故名修地。念法者已得阿罗汉。劣行故及身劣。便作是念。我所作以作。我何为住。如是思念思。念者多品数。亦思念财产及裁衣。但此中思念。舍命护法者。不退亦不思念。但极大方便护。如贫多方便得财守。是钝根。问中根云何。答中根者。慧解脱具不具解脱。得慧解脱者下。俱解脱二。一得具解脱。二不具俱解脱者。信及慧。已得此二故胜。问云何解脱。答解脱者。欲色灭尽。解脱欲界*。灭上心住。及三界尽。是三种解脱。解脱于烦恼。故曰解脱。问云何欲解脱。答欲解脱者。内色无色想。不净亦净。内者自内。是二种有色想及坏色想。于中内坏。色冢间地观腐烂肉段眼脱腹溃肠出。大小便处流出不净。无量种虫交乱其上。乌鸟争食。手脚髑髅。各在异处。见已起无欲。此便作是念。是身以此故众生怒斗诤讼贡高憍慢。起无量恶。如是观已解脱恶上心定。是谓内色想不净解脱。二内坏色想。由定故如无色。如是得立观。他身亦复如上。是谓内无色想。不净解脱净解脱。青黄赤白色华衣等缘。以发意思惟心住不动。是净解脱。此三种是欲解脱。问色解脱云何。答色解脱者。无色离*已。四种心住亦复有漏。是谓色解脱。此前已说。问云何灭尽解脱。答心等诸心想应灭。是谓灭尽解脱,念了一半的时候他才发现有好多内容竟然没有好想这些都被分开了,只补过这佛经里面太过深奥了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理解的,然后突然说道;应该找佛门众人叫他们解释一下还好点之不过眼下还得先把那赵家灭掉,嗯就这样吧说完身影一晃就不见 了。刚飞行了一会儿就听见前面有打斗的声音而且还有神兽的声音在发怒好像把它惹怒了。那青年直接急速的飞了过去问道;寒族长你们怎么惹上它的啊,你可知道它是谁吗?那可是在神界也是王者存在,麒麟一族便可以抗衡整个神界的人类,你惹怒它那不是自找死路啊!那寒月现在也只能苦笑道;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用啊?龙贤建的眉头也是皱成个川字,因为这麒麟根本只是在跟寒家玩闹不然他们早就死完了。这时突然那麒麟停下了攻击幻化成人有些疑问的表情,然后向龙贤建走了过来问道;你跟我家主人是什么关系?龙贤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你主人是谁啊?那青年说道;我家主人叫方天宇,你和主人是什么关系为何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主人的气息。龙贤建震惊的说道;你说天宇是你主人,这也太夸张 吧,然后又笑着说道;天宇和我是兄弟,只是由于这一次我们为了各自寻找各自的机缘才暂时分开的,你怎会在这?天麒笑道;那是因为我在这接受我们麒麟一族先祖的传承所以才来到这,那你又来这干什么?龙贤建;我来是帮这寒家把那赵家灭掉的,所以才来这。天麒一听说有架打立马就来精神了笑道;既然有架打我能不能去啊 ?龙贤建;当然啦,那我们一起走吧。走的时候还在心里悲哀的为赵家祈祷他们能死的安详点,因为遇到天麒赵家注定是悲剧,就这样寒家一行人又开始赶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