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外飘渺的佛音 - 大帝重生

第四十章 天外飘渺的佛音

等第二天早晨一大早就看见寒家众人都在大厅里等候,一个个看上去心情不好的样子而龙贤建一点也不担心好像那本来就不关他的事所以才慢悠悠的走到大厅看着心急的众人开口笑道:大家搞的这么紧张怕什么不就是一个赵家吗?放心吧我绝对帮你们搞定。这时寒雪月站了出来笑道:看着龙公子一点也不着急说明龙公子很有自信,所以也希望龙公子能帮我们渡过这次劫难。龙贤建也是爽朗的回答道:行,没问题。等众人准备完已经开始蓄势待发了。在遥远的东边有位男子正在一座小洞府里打坐而旁边却坐着一位女孩好像一直在等男子醒来,那男子突然眉毛皱了下进入了一个祥和的世界而且非常美丽,宝相*的诸天万佛,隐约的听见有几人对话说道: 无寿者。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佛土者,即非*,是名*。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 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 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 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是名善法。”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 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须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度众生。?须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实无有众生如来度者,若有众生如来度者,如来即有我人众生寿者。须菩提!如来说 ?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为有我。?须菩提!凡夫者,如来说即非凡夫,是名凡夫。”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不?”须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观如来。”佛言:“须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是故说不受福德。” “须菩提!若有人言:如来若来若去、若坐若卧,是人不解我所说义。何以故?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 “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 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是微尘众,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尘众实有者,佛即不说是微尘众,所以者何?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世尊!如来所说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须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说,但凡夫之人贪着其事。” “须菩提!若人言:佛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说义不?”“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来所说义。何以故?世尊说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即非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是名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须菩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菩萨心者,持于此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人演说,其福胜彼。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