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道经二卷 - 大帝重生

第三十七章 道经二卷

天宇和谟梅接受完传承就出了天尊府邸,才刚走去就看见周围有些个别人在游荡好像是刻意在等什么?外面的人似乎也感受到天宇两人已经出来了,但也并没有马上动手毕竟能接受天尊传承的人岂是简单人物,只是一直在关注着天宇两人。天宇其实刚出府邸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四周都有几道隐晦的气息虽说隐藏的很好但由于天宇的神魂强大异于常人所以一老早就感觉到了。天宇带着谟梅不急不慢的走了出来随即停下脚步冷笑道;一些鼠辈也敢放肆真是自找死路,有本事就别在那躲藏着好像以为别人感觉不到是的,不知道是要我说你们队自己的实力太过相信了还是说你们太傻了。在隐秘处的人终于忍受不住了,好歹在其他人面前还得尊称一声前辈,可到了天宇这就变成鼠辈了而且还说他们傻,这让心高气傲的他们哪里能忍受的了。只听见空间里面轰的一声让人感觉空间快要崩塌了似的。只见从虚空中走出几位老者虽然看上去好像弱不禁风得似的但那些非同常人都能感觉到他们的体内的力量就像一片汪洋广阔气势磅礴站在那威风凌凌的。刚才很自信的天宇也是脸色渐渐的出现了凝重,因为他发现他们现在最少是神人期的力量,而有些神魂更是强大都掩盖了真实的修为使天宇看不透,所以天宇现在也是全神贯注盯着对面的老者怕他们突然偷袭那就情况不妙了。那中间的白衣老者面带微笑的说道;我乃神界主神白鹤,虽说不是很强但至少比我强的都是些绝世强者了,而且我看二位小友很有大气运所以想结交下没别的意思,希望二位不要误会。天宇感受到白衣老者并没有恶感所以也是爽朗的回道;这位前辈说笑了,前辈与我们结交是我们的福气。这时旁边的黑衣老者说道;我范严可没那么好心,我说的很简单把你们所得到的东西交出来就行了。人总是贪婪的哪怕成神了也改变不了他之前贪婪,所以这时好些人都忍不住对天尊传承所得到的东西所垂涎,也是附和道;对啊,你都得到了传承了,就把东西分给我们吧,我们决不为难你们,如果你们不识相的的话那就可别我等不客气。那白鹤这时站了出来阻止的说道;你们这些老不死的还要不 要脸啊竟然跟一个晚辈抢东西真是丢尽老一辈人的脸。那范严生气的说道;我这叫说实话,你看我不爽有本事咱们来比试下啊?白鹤冷笑道;就你范严算什么,要不是这时在人界受到限制,在神界的话一指便轻松抹杀你千万遍。那范严面色也是一囧毕竟白鹤说的很对,因为在场的人都是人界的绝世强者都达到了神级,而白鹤他不同他可是从神界下界而来,虽说被受到限制了但对付同级的高手绝对可以稳压,所以这才让那范严不敢再说话。但范严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弃,于是突然心生一计开口对其他人说道;诸位道友,我们只需要两人负责拦着白鹤,我们就可以去抢宝物了,但宝物最后我们平分大家觉得怎么样?哪知道那范严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术突然读取了谟梅脑海中的经文但自己也是重伤,他脑海中一直浮现经文的内容; 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容;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澹兮其若海;??兮若无止。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 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馀,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於人,而贵食母。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於郊。祸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於无为。无为而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於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凶虎,入军不被甲兵。凶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其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馀。是谓盗夸。非道也哉。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於家其德乃馀。修之於乡其德乃长。修之於邦其德乃丰。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抟。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祸尚福之所倚。福尚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