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救出公孙玉阳 - 大帝重生

第十八章 救出公孙玉阳

在东越城方园几千里人来人往看上去很是热闹,那城门前一群人刚进城就跑来一位小厮问道:各位贵客是否住宿还是要打听消息啊?天宇开口笑道:两样都要,你先带我们去找个住宿的吧!天宇一群人住进了香来客栈,等安顿好了天宇问道: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了?那小厮迟疑的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好像真的还有,前段时间有位年轻的和那冰宫的圣女好上了,两人情投意和不久前约会被冰宫的长老发现就回去禀告宫主,那冰宫的宫主一怒之下把圣女关禁闭,而那年轻人则被押入天牢,而且每天找个修为高强的人和他比试,由于和他比试的人高他太多每次都被打的半死,就那样一天一天的打现在都不城人样了!天宇问道:那年轻人有没有什么特征?小厮想了下回道:听说那年轻人是万年难得一见的至阳霸体,他的名字好像叫什么公孙玉阳的!这句话让所有人停止了动作,而天宇早已经全身散发出杀气,或许秦雨烟和天魁等人不知道公孙玉阳是谁,但上官月儿和通天怎么会不知道是谁了!通天说道:少爷,那冰宫敢这样对待你的徒弟我们一定要好好收拾她们!那小厮听着心里有震惊也有疑问,震惊的是天宇这么年轻就有位这么厉害的徒弟那师傅肯定也非常厉害,而疑问的是天宇年龄和公孙玉阳年纪只是相差几岁但那公孙玉阳却愿意拜天宇为师,虽说小厮心里充满疑问但他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所以很自觉的离开了!天宇怒道:明天你们都和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这冰宫如何这么大胆敢动我徒弟!第二天早上天宇等人就赶往冰宫,飞行了几个时辰终于到达冰宫,天宇用神魂的力量感受天牢的所在位置,飞过去直接将两个守卫杀死了,然后走进天牢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身上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看上去像个叫花子一样,那原本俊俏的脸现在变的别人都不认识了,要不是天宇用神魂力量感受那气息可能还不知道眼前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人就是他徒弟。此时天宇心里有着滔天杀气,他没想到这冰宫如此狠毒,天宇将一颗丹药喂到公孙玉阳的嘴里然后再输出本身的力量为他疗伤,过了好一会儿公孙玉阳终于醒了,看着眼前之人先是一愣后来是狂喜,公孙玉阳激动的问道:师尊您怎会来这里啊?而且您怎么知道我被关在这里啊?天宇笑道: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前段时间我感觉有点心绪不宁所以我猜想到你可能出事了所以就全速往这边赶,等到了这里我打听到你被关起来了我自然要来救你啊,不然你以为师尊来这里看风景啊?你也真傻,难道你不知道跟她们说你有师尊,你说要是敢把我抓起来我师尊一定会找你们麻烦的!公孙玉阳无奈苦笑:因为冰宫势力很强怕给师尊带来麻烦,所以就没说!天宇也是无奈说道:你是怕师尊我斗不过她们吧,好吧,今日我就告诉你我的真正身份,之前所有人都称我为虚无大帝!公孙玉阳直接被吓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说道:师尊您真的就是被世人称为传奇神话的虚无大帝吗?天宇笑道:难道还有人敢冒充我的名号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天宇突然神色一变,我们走吧,外面还有人等着好一起去找冰宫的麻烦了!天宇带着公孙玉阳出来对着通天说道:你:给我照顾好他,我带人去把她冰宫灭了说着带着天魁四人向宫殿中心飞去!天宇大声的喊道:冰宫宫主赶快出来今日要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我就让你这冰宫从此消失!上空突然出现十多道人影,带头的中年妇女说道:还真是大胆啊,敢来我冰宫也这么猖狂,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天宇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是谁活的不耐烦了?那边一位长老说道:敢对宫主无理就让我来教训你,那帝级的长老刚飞过来就被天宇身旁的天魁随手一巴掌把那长老扇的倒飞了出去。那冰心看出来天魁四个人不是她们能对付的所以自己亲自出手,嘴里快速念叨口诀手上也在快速结印:冰天雪地给我去,这时北斗站出来手掐法决的念叨:北斗杀生术,那力量所过之处空间都被这强大的力量隐隐有些撕开的感觉,快速的跟那团力量撞击在一起,力量宣泄而出把那冰心震飞了出去,而北斗却纹丝不动,也幸亏北斗没下死手不然仅需一击那冰心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这时突然窜出来一位年轻女子跪在地上开口求道:彩蝶恳请前辈放过我母亲吧!天宇开口说道:你就是玉阳说的彩碟?那彩碟疑问的说道:不知道公子你是谁啊?天宇笑道:我叫方天宇,玉阳就是我的徒弟因为这次听说被抓起来了,而且伤痕累累这让我如何不怒,所以前来要人,既然她是你母亲那就放她一马,只不过让她答应我一件事情,不过如果她不答应那我就把冰宫踏平!彩碟答道:我马上跟我母亲说,说完走了过去对那冰心说了好一会儿那冰心慢慢的走过来弱弱的说道:不知道公子要我答应什么事?天宇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让你把你女儿嫁给我徒弟,你说怎么样?而且你还得到一位绝世体质的女婿,如果以后有什么困难了我也会帮你们?你答不答应啊?那冰心哪敢不答应啊,再说了她们还占了便宜怎么会不答应了,冰心:答应,自然答应,以后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的我冰宫一定尽全力!天宇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赶快洞房吧,而我还有要事去做所以就不能耽误了,等唠叨完了天宇将公孙玉阳交给冰心就走了,自己带着众人往方家赶去。因为他好久都没回去过了很想念父亲,在路上也时不时的念叨:父亲怎么样了,过的还好吗?带着思念的情绪快速的往家跑,而在东越城出现了之前的两位年轻人,灵武苦笑的说道:前辈,我们好像又没来的及时遇到他们。六道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失误,纯粹失误,下次不会了,说完也是往着方家的方向飞去